快捷链接

最高风速达到每秒34米 当前位置 : 主页 > 关于影歌 >

最高风速达到每秒34米

来源:http://www.52tieba.com 作者: 发表时间 : 2018-06-27 19:40 浏览 :

围栏封育则主要在植被退化严重、交通不便的区域以及沙漠边缘的灌木林地开展。封育期限内禁止牲畜入内,防止了牲畜采食和人为破坏。封沙育林使85%的流动沙丘变成了固定和半固定沙丘,输沙量减少了74.3%,防风固沙生态功能逐年凸显。

据统计数字显示,全盟沙漠化扩展速度逐渐放缓,每年大风沙尘暴天数由10天至20天减少到目前的3天至9天。生态环境得到大幅改善,阿拉善也以更加优美多姿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

“遥远的海市蜃楼,驼队就像移动的山;浩瀚的金色沙漠,沙海绿洲清泉,天鹅留恋金色神殿……”一曲《苍天般的阿拉善》唱出了阿拉善苍茫、悠远的神韵,使人陶醉、久久回味。内蒙古阿拉善盟因贺兰山得名,以胡杨林出名,也随“沙尘暴”被人们熟知。

飞播造林自1984年在当地试验成功后,便成为守沙固沙的主要措施。根据各区域不同特征,飞播树种包括沙拐枣、花棒、沙蒿等耐旱耐寒抗风沙植物品种。截至目前,全盟累计飞播造林面积达404万亩,在腾格里沙漠东南缘建成了间隔长350公里的生物治沙锁边带,在乌兰布和沙漠西南缘建成了间隔长110公里的生物治沙锁边带,有效阻挡了两大沙漠的前移。

1993年5月,一场罕见的沙尘暴袭击了中国西北部和内蒙古部分地区。沙尘暴经过时,最高风速达到每秒34米,能见度低至零。这场沙尘暴造成了85人死亡,31人失踪,264人受伤,在短短几天内带来的经济损失达7.25亿人民币。此后几年,沙尘暴成为因扰我国北方地区的一大难题。2000年,漫天黄沙又直接威胁到首都北京,仅当年3月20日的一场沙尘暴,就在北京城里降下3万吨左右的沙尘。在2000年北京出现的9次沙尘天气里,有8次途径阿拉善盟的沙漠而来。可以说,阿拉善是北方沙尘暴和冷空气入侵中国的第一站,我国最大的沙尘暴发源地。

为了抵御沙漠侵袭,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人与沙之间拉开了。面对生态恶化的严峻形势,该地积极开展生态保护与建设,明确了“人退带动沙退”的发展思路,实施了退牧还草、生态公益林补偿、人工增雨、生态移民试点、“三北”防护林和野生动植物保护区及自然保护区建设等林业重点生态工程,以飞播造林、围栏封育、人工造林为手段,治理沙化,阻止沙漠扩展。

2011年至今,全盟完成人工造林73.45万亩,封沙育林55.7万亩,飞播造林76万亩。全民义务植树285万株。森林覆盖率增长3.56%,达到7.65%。阿拉善的母亲山——贺兰山,自90年代年实施退牧还林还草工程后,森林覆盖率已由31.6%增加到45.7%。

这里沙漠戈壁多,植被极为稀少,巴丹吉林、腾格里、乌兰布和三大沙漠横贯全境,生态环境十分脆弱。长期以来,由于气候影响、超载放牧和人类的不合理活动,造成生态环境恶化,沙化土地面积占全盟总面积2/3以上,沙尘暴频繁发生。

通过建设防风固沙林,在乌兰布和沙漠北缘、腾格里沙漠东缘形成了带片结合的防护林体系,阻挡了沙漠扩张,保护了地处沙漠边缘的矿产资源、采种基地、沙生植物园和部分经济林木免遭风沙危害,对改善沙区生态环境、抵御并减轻自然灾害损失、保障工农业发展等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

拐子湖原先是个苏木(乡镇),由于自然条件恶劣,世代生活在这里的牧民已经迁走了,只留下空荡荡的村落被风沙侵蚀着。在大漠的断壁残垣之间,只有拐子湖气象站的观测员和边防派出所的官兵仍然固守这大漠深处。当沙尘暴天气到来时,全站职工需要用身体筑起一道“人墙”,观测员在“人墙”的保护下进行观测,采集数据。沙尘暴过后,全体职工要进行艰苦的清沙劳动,每年要清沙3000立方米左右。

上一篇:我市干果经济林总面积达180万亩 下一篇:没有了